文房四宝:穿越古今的文化名片(图)

人民网合肥11月4日电(韩畅 余圣) “水复山重客到稀,文房四士独相依”。文房四宝在文人墨客眼中不仅是工具,更是陪伴,这样的陪伴历经岁月,日久弥新。如果追根溯源,不得不去一个地方——安徽省宣城市,这里的文房四宝文化积淀深厚,影响深远,由古至今,一直是宣纸、宣笔、徽墨、宣砚的原产地和重要集散地。

文房四宝工艺各有不同,相同的是质量上乘,且耗时耗力。拿宣笔为例,韩愈《毛颖传》记载公元前二三年,秦将军蒙恬南下时途经中山(安徽省泾县一带山区)发现这里兔肥毫长,便以竹为管,在原始的竹笔基础上制成改良毛笔,蒙恬造笔的传说流传下来,于是便有了“江商石上有老兔,吃刘饮泉生紫毫,宣城工人采为笔,千万毛中拣一毫”的诗句。千万中取其一,可见用料之考究。

“宣笔的品种现在增加了,由以前的两百多种发展至今天的六百多种,基本上可以满足不同书画艺术市场的需求。”宣笔制作传承人佘征军介绍,一支高级宣笔,选毫尤为精严,制作程序也十分繁杂,非一人一手或一朝一夕可就。从选毫到成笔,还须经过水盆、装套、修笔,检验、装球等五个车间十几道工序,“一支上品宣笔至少要修整二次, 并用放大镜检查,足见空笔制作之精湛和笔工艺人之辛苦。”

如果你想目睹一块徽墨的形成,至少要花上一周时间。制墨堪比淘金,一间20平米左右的漆黑的炼墨房,30多个灯油,灯油上面盖上碗,不能扣死,否则灯火会灭。过了几十上百个小时,倒扣的碗底终于形成薄薄一层煤灰,这便是徽墨的原料。30个碗里刮出的煤灰,也不见得做出一块徽墨的二分之一。

“制墨是件苦差事,工序繁多,还有这一定的危险性。”现任中国文房四宝协会会员、绩溪县良才墨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的冯良才深有感触,制作墨粉需要炼烟,油烟材料主要是桐油加猪油,桐油加香油,桐油加生漆。整个手续非常繁杂。一次制作过程下来,整个人除了眼睛和牙齿以外,身体其他部位全部会被熏黑。

近乎严苛的制作工序,使得文房四宝历经岁月,却日久弥新。就如宣纸,薄薄一张,却经久不脆,不褪色,素有“纸寿千年”美誉。

宣纸具有“韧而能润、光而不滑、洁白稠密、纹理纯净、搓折无损、润墨性强”等特点,并有独特的渗透、润滑性能。而形成一张宣纸,要经过浸泡、灰掩、蒸煮、漂白、制浆、水捞、加胶、贴洪等十八道工序,历经一年才可成型。

安徽泾县双鹿宣纸有限公司总经理、光华宣纸工艺厂厂长曹光华仅凭感官便知纸的好坏,“一眼观手摸,好宣纸一定是洁白的。二听声音,好宣纸发出的声音是柔和的。三用笔试,好宣纸有良好的吸附性,吸水性大而迅速,既能较快地吸收墨液,又能保持墨粒,有适当扩散墨液的能力。”

宣砚不仅做工考究,且原材料稀少。李白诗云,“墨池飞出北溟鱼,笔锋杀尽中山兔。笺麻素绢排数厢,宣州石砚墨色光……”这是最早关于宣砚的记载。

享有“歙砚国手”之誉的王祖伟介绍,古人对砚的保养十分讲究,“宁愿三日不洗脸,不可一日不洗砚”。

因为砚石原材料稀少,曾经受原材料影响宣砚生产曾中断数百年,近年来,绩溪县和旌德县境内均发现砚矿石资源。2012年,旌德县在宣砚历史挖掘和品牌开发上取得突破。但直至今日,宣城市乃至安徽省文人墨客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,就是尽快找到唐代大诗人李白诗歌赞颂的宣砚石矿,彻底结束安徽缺少优质砚石的历史。

宣城市是中国最著名的文房四宝特色区域,2004年被评为“中国文房四宝之乡”,而后独领风骚10年。2014年6月,“中国文房四宝之乡”第二次复评,宣城依旧毫无争议地夺魁。

有趣的是,文房四宝产地在宣城并不集中,4种墨宝仿佛4颗璀璨明珠,散落在该市各地——辖下泾县是宣纸之乡,旌德县是宣砚之乡,宣州区是宣笔之乡,绩溪县是徽墨之乡。因制作工艺和选择地域色彩浓厚,文房四宝仅在当地的核心产区才能发挥最优良的品质。挪个地方,做出来的产品就不地道。

如今,文房四宝已成为宣城市一张闪亮的名片。随着文房四宝产业的快速发展,也带动了文房用品相关产业的崛起,泾县的书画纸、油画笔、水彩笔、化妆笔、油画框、画架、画板及各种笔杆笔套产品生产已初具规模;绩溪县部分印泥、印石等相关产品生产企业不断成长。

今年10月24日,宣城成功举办第七届文房四宝文化旅游节。文房四宝文化观赏游业已成为宣城市精品旅游路线之一,每年大量海内外游客带着对文房四宝文化的好奇与敬畏,纷纷相聚在宣城休闲度假,感受文房四宝之城的魅力。